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学探索 >

探索社区治理的新模式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19-03-20 22:02

  互助站应发挥自治功能

  “互助站”是居民的自治组织。在此需要思考的问题是,它与居委会之间是什么关系?换言之,“互助站”应该在哪个层次上发挥作用?

  从定位上看,“互助站”应建在居民小区。如此选择是因为社区太大,大部分沿海城市社区的居民人数都在5000—8000人及以上。这样,居民之间难以成为熟人,从而会影响建立在熟人社会基础上的“互助站”有效发挥作用。另外,如果定位于社区层面,可能会影响“互助站”的自主性。“互助站”应发挥不同于居委会的作用,突出居民自组织的意义。

  从功能上说,“互助站”作为小区居民的自治组织,应发挥自治功能。同时,它还可以成为“上情下达”和“下情上传”的桥梁。这样,“互助站”不仅可以协助基层政府把有关政策传递到居民中,而且能收集居民的“微需求”反馈给基层政府。

  现有网格是行政性管理单元,网格长一般都是社工担任。在一个街道,一个网格长联系多个“互助站”。“互助站”的负责人都是党员,网格长则未必是党员。那么这里需要考虑的是,二者的关系如何处理?

  为此,“互助站”应该明确为居民的自治组织,网格长(社工)辅助“互助站”的工作,其职能是行政性工作。具体而言,网格长要成为“互助站”与基层行政机构之间的联系纽带。这样,他能把“互助站”反映的问题及时上传给基层政府,并协助解决具体问题。而且,网格长应为“互助站”的发展申请和协调资源,如帮助申请“小微创投”项目等;并承担“互助站”工作开展过程中涉及的行政性事务,但不干预其工作开展,“互助站”就是居民的自治组织,自主设计、自主开展活动。

  提升“互助站”骨干承接

  政府转移的社会服务的能力

  将“互助站”定位为居民的自治组织,那么,居民自治组织的资源如何获取?居民自治的能力如何培养?

  首先,基层政府应通过公益项目进行“微投入”,赋能社区。通过社会化和市场化投入为主、政府公益项目“微投入”为补充的保障机制为“互助站”的发展输血。招宝山街道就是采取“财政补一点、集体拿一点、社会赞助一点、群众出一点”等方式,让众多的“互助站”承接政府转移出的各类“小微项目”而获得发展资金。这种方式使基层政府减少了对社区发展的直接干预,拓展了社区的自治空间。

  其次,基层政府应加大定期和不定期培训课程体系的供给,提升“互助站”骨干承接政府转移的社会服务的能力。社区有能力提供公共服务,政府才有可能转移出公共服务的供给责任,社区“四自”——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、自我教育、自我发展才可期。当然,基层政府可以通过外包等形式购买服务,让社会主体提供各类培训。